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公安文化>>警界人物

【警察故事】: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仍坚守在岗位上——追记因公牺牲的上思县看守所民警黄遵团

 

近日,上思县副县长、公安局局长庞赋光专程来到因公牺牲民警黄遵团家中,将“人民警察因公牺牲证明书”送到黄遵团妻子手中,希望她和儿女们化悲痛为力量,好好生活。庞赋光一再叮嘱他们,家里有什么困难要及时向局里反映,组织一定会全力帮助解决。句句暖心窝的话,令黄遵团家人深受感动。
     黄遵团是上思县看守所的一名管教民警,他个子瘦小,但很精干,自从19945月从事公安工作以来,默默奋战在监管岗位上,用辛勤的汗水谱写着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诚。23年来,在同事眼里,他是和蔼可亲做事严谨的“团叔”;在在押人员眼里,他是明道理、讲法律、讲监规又讲情义的好朋友、好管教。还有一年时间就要光荣退休了,然而他再也等不到这一天。今年517日,他通宵值班后,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岗位上,再也没有醒来……
     春风化雨换回浪子
     看守所的在押人员,形形色色,管教难度很大,在工作中黄遵团真诚相待,从日常小事做起,通过谈心交心,关心在押人员,帮助他们改过自新,努力唤醒他们心底的善念,引导他们做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     黄某,20163月入所,因寻事滋事案被拘留,他在入所前,在社会上闯荡多年,是个“刺头”。入所后,他不服从管理、顶撞民警、恃强凌弱、打架滋事,因违犯监规,4次被加戴械具,先后换过3名管教民警,是公认的“刺头”。在所领导为黄某的事感到头疼时,黄遵团主动请缨把黄某调入自己分管的监室。
      第一次谈话时,黄某感到意外的是,“团叔”没有问案情,而是问他什么是“义”?黄某答道:“有情有义,让人佩服。”“团叔”接着说:“美国拳击手泰森打比赛让人佩服,但自从咬了霍利非尔德的耳朵后,让人瞧不起。你是个重情义的人,我最敬重有情义的人,咱们今后以情义对情义,你觉得我对你不够情义的话,你可以随时提出调号要求。”就这样,“团叔”不急不躁,坚持正面接触,与黄某话人生,明道理,讲法律,讲监规,一次不行两次,两次不行十次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终于使黄某的暴躁脾气得以转变,在以后的羁押期间,再也没有犯过监规。现在即将刑满释放,黄某特别感谢“团叔”,是“团叔”教会他做人的道理,他承诺出去后会好好做人,好好报答社会。
      陈某因涉案被羁押在看守所,刚进监舍时情绪悲观、狂躁,常常无端辱骂他人,并产生了轻生念头,是“团叔”不厌其烦地找他谈话安抚,法理交融打开其心结。2016年冬的一天,陈某受凉高烧,整个人都虚脱了,晚上7时许,打完点滴回到监室时错过了吃饭时间。“团叔”关切地问他想吃点什么,要去给他做饭。陈某想家了,最想喝母亲在世时经常给他做的西红柿蛋汤。“团叔”知道陈某的想法后,给他弄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蛋花汤。当时,陈某特别感动,潸然泪下。“团叔”笑着说“快喝吧,别凉了。”或许在别人看来,这件小事不足挂齿,但却暖化了陈某当时那颗冰冷的心。
      世上没有后悔药,人生不能从头再来。“团叔”平时的用心教导和无微不至的关怀,让在押人员认识到:一个人犯了法,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。在监舍中,是“团叔”让他们感觉到了亲人的关怀,让他们领悟到了做人的道理。如今,虽然“团叔”走了,换了新管教,但他们不会辜负“团叔”生前的谆谆教诲,会服从管理,好好改造。
     任劳任怨病倒岗位
     看守所民警工作的时间从早上8时到次日8时,值班24小时,3天一个循环,没有工作日和节假日的区分。白天,与在押人员的教育感化谈话,黄遵团经常是说到口干舌燥。夜间,他仍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,进行监控巡视、敏锐观察,防止出现意外情况。
     干了23年的管教工作,面对各种各样的监管对象,他充分发挥不怕苦、不怕累的精神,以满腔热情,一心扑在监管工作上, 23年来没有请过公休假。
     今年517日上午8时,黄遵团在看守所刚值完通宵班,他顾不上休息,立即赶到县公安局向分管的副政委熊鸣汇报工作。汇报工作中,黄遵团突感身体不适,并出现意识模糊等反应,熊鸣即时将其送医,医生全力抢救但已无回天之力。
     “他自己都是一个病人,瞒着我们到医院陪护患病的在押人员,有时候下班后还主动请缨,没想到他这次倒下了就再也没有站起来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……”副所长蒋幸佐谈到黄遵团悲痛地说。
     “黄遵团是我非常敬重的前辈,也是我学习的榜样。”看守所所长陈嘉宝说,拥有23年监管工作经验的黄遵团,从来没有在工作上出现过失误,他的工作量十分大,且工作内容也比较繁杂,加上他又是一名59岁的老民警,能够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。
     “团叔!天堂不再有劳累……”
      在同事眼里,黄遵团性格开朗,是一个热心肠,是一个“多面手”。有时候到了下班时间,还有同事来跟他说,“团叔”几仓几仓的灯管又不亮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都是二话不说拿起工具就去修,这样一干就是23年。
      所里的线路改造,电动门安装维修都是他来做,同事开玩笑说,“你做这些领导给工钱吗?”他总是笑呵呵地说,这是义务帮工,不计报酬。直到他倒下的前一天,都还在维修看守所的侧门电动门线路。
     “全所民警就只有‘团叔’有大车驾驶证,所里的囚车只有‘团叔’才有资格驾驶,平常押送在押人员,都得劳驾‘团叔’一个人,每当我们跟他开玩笑,说他是个‘多面手’时,他总是笑着对我们说,你们就‘啃老’吧!看你们能啃到什么时候?”看守所民警小施回忆起跟“团叔”工作的往事,泪眼婆娑。
     第一时间知道“团叔”病倒在岗位上,已经调离上思县看守所,目前在钦州工作的小卓立即在微信发出一条信息:“还记得烈日暴晒之下,瘦小身躯的您在搭车棚、修整线路;还记得那年和您一起送在押人员去北海、南宁、黎塘;还记得咱俩一起熬夜值班共事……而如今惊闻您累倒在奉献了一辈子的岗位上,深感悲痛!送战友,愿您一路走好,团叔!天堂不再有劳累……”